快捷搜索:  as  88888  test  狄更斯  最长的  asA=0  兵王传说  as) and 1=2#

3元收费换来吐槽 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电梯收费几时休

3元收费换来吐槽 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电梯收费几时休

长江大桥外景桥头堡

“现在各大公共场所的电梯都免费,唯独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的电梯还在收费,实在有损城市形象……这笔费用能否由政府买单?”8月13日,针对部分外地游客的呼声,电梯的运营方——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武汉桥工段坦承:7部电梯年收入不过一百万元,换来的是逐年增多的游客投诉。

外地游客:坐电梯要收费,被指“江城一大怪”

外地游客谭先生称,7月中旬,他和好友一共四人到武汉游玩,在游览黄鹤楼后步行至长江大桥。大桥上江风习习,长江两岸风景如画,让人心旷神怡。步行至汉阳龟山一侧桥头堡后,当天一行人打算走步梯下到晴川阁。没想到步梯封闭,要下到汉阳江滩地面只有坐电梯,必须每人掏3元钱购买一张参观券。

“现在这种公共场合的电梯还要收费,这是很奇葩的事。”谭先生表示不理解,武汉这几年变化很大,但这3块钱的电梯费,令他感觉很不好,他笑着说这是“江城一大怪”。

3元收费换来吐槽 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电梯收费几时休

桥头堡的收费告示

记者探访:有游客抱怨挨了“温柔一刀”

13日中午,记者现场探访,发现除汉阳桥头堡一侧的电梯因维修临时停运外,武昌黄鹤楼这一侧的桥头堡内,2部电梯仍在照常收费运营。现场落款为“武汉桥工段劳动服务公司”张贴的告示大意为,“原票价2元含大桥文化展厅参观、乘坐电梯可抵达1、4层,多年来未涨价难以维持日常运营开支,经再三考虑于2019年5月1日调整为3元/人。”电梯运行时间为每天早晨9时至下午6时。

记者观察到,许多外地游客步行至桥头堡后,发现需购票才能下到地面后,都颇有微词。“单程票价3元,从4楼下到1楼,这恐怕是我坐过最贵的电梯了”,来自沈阳的游客杨先生全家八口,花48元购买了往返电梯券。他直言有种被拦路“打劫”的感觉。他不理解,大桥又不是什么景点,凭啥坐电梯收费?

“钱不多,但给我感觉损害了武汉城市的形象,有违待客之道”,来自上海的潘先生表示,武汉越变越美,武汉人热情好客,商场、地铁、人行天桥这些公共场合的电梯干净整洁,都是免费的,唯独桥头堡电梯还在收费,这让他觉得如鲠在喉。

记者乘坐电梯上下时,注意到所谓的大桥文化展厅的陈列已多年未变,显得很陈旧。不论是武昌桥头堡还是汉阳桥头堡,如不坐电梯,步行至桥下江边,至少需耗时半小时左右。

以武昌桥头堡为例,游客至桥头堡后,要想到武昌江滩边的汉阳门码头,必须折返步行581米左右,然后拾级而下到司门口天桥,再经“斗级营”路走到江边,整个路程超过1.3公里。

同样,游客在汉阳桥头堡要下到晴川阁和铁门关等景点,必须坐公交车到琴台或汉阳钟家村再转乘,整个行程超过4公里。

运维单位:电梯收费已62年

据了解,原武汉市物价局曾一度发文废止桥头堡参观券收费的政府定价(武价函【2003】33号),不再发放“收费许可证”,改为“市场定价”。

记者了解到,桥头堡的电梯收费,是时代延续下来的产物。

作为运营方,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武汉桥工段有关负责人说,电梯收费从1957年至今已延续几十年。从上世纪60年代2分钱开始,至今年调价到3元。

该负责人表示,武汉长江大桥是南北交通大动脉的重要咽喉,是万里长江第一桥。在过去计划经济年代,电梯作为一种稀罕物,游客愿意为此买单。然而现在时代发展了,电梯成为百姓日常出行所需,很多游客觉得“不合理”。

“仅去年一年,我们就接到580多起投诉,其中60%与大桥电梯收费有关,每次投诉我们都要一一回复解释,浪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……”该负责人表示,武汉长江大桥是公路铁路两用桥,现状是铁路和地方多部门共管。这几年,大桥电梯收费投诉一到节假日高居不下,作为运维单位深为苦恼。

该负责人表示,很多外地游客吐槽,都将电梯收费与武汉城市形象挂钩,强调自己观景步行至桥头堡,坐电梯上下要购票,被“打劫”了。他们不知道,武汉桥工段作为企业,收费维持电梯运转是不得已的事。

据介绍,目前,大桥两侧桥头堡共有7部电梯,20人倒班值守,加上电费、日常维保,每年至少需要150万元。去年一年收费仅90多万元。这些年为保证电梯正常运行,桥工段每年都要贴补几十万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