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88888  test  狄更斯  最长的  兵王传说  asA=0  as) and 1=2#

竞走项目距离“缩水”惹争议 这对中国田径军团的影响可不小

  国际田联迎来变革期,竞走项目首当其冲开做“减法”。

  近日,国际田联竞走委员会向国际田联理事会递交提案,计划将现有的50公里和20公里分别缩短为30公里和10公里。如在3月10日的国际田联理事会会议中通过,此项改革将从2021年起实行。

  竞走运动改变多

  相比国际田联其他径赛类项目,竞走历来都是规则改变最多的一项。

  比如对于竞走技术的定义,从最初(1900年)的规则描述到最终(1996年)的精确表达,期间就曾五易其稿。

  最近几年,竞走项目的改革相当密集,从罚停区的启用,女子50公里的设项,到挑战赛系列赛规则的不断调整,竞走世界杯改为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等等。竞走项目始终在变革中,谋求发展,以期获得更多关注,迎来更多人参与。

  此番进行项目的变革,其实来自于另一个事件的促成。在2018年12月的会议上,国际田联理事会提出了建议国际奥委会将女子50公里列入东京奥运会,但尚未得到国际奥委会的通过。正是由于国际奥委会如此态度,更坚定了国际田联想要大刀阔斧改革竞走的决心——当篮球三对三等新兴项目被增加进奥运大家庭,奥运设项正越来越倾向于将更受年轻人喜爱、有利于推广的项目纳入其中。而被不少人诟病过程冗长无趣,对运动员摧残过大的50公里竞走,无疑与奥运设项的潮流不符。

  反对声浪大

  有改变就会有反对,对于国际田联如此大刀阔斧的项目改革,不少人提出质疑。甚至在社交媒体上,还有人发起了保卫50公里运动,号召反对取消50公里的各界人士,以一个特定手势来表达立场。

  北京世锦赛冠军、里约奥运会50公里竞走冠军、斯洛伐克选手托特和伦敦世锦赛冠军、50公里竞走世界纪录保持者、法国人迪尼兹为代表的不少运动员就采用这个手势表示明确抗议。

  托特表示,自己不认为缩短比赛距离是一种好的解决办法:“竞走是一项耐力运动,粉丝欣赏的就是这个项目的过程,并不会因为减少距离就能吸引新的观众。”而Diniz则表示:“我们可以改革,但我们不该颠覆竞走。”在他看来,对竞走来说,10公里和30公里并没有本质的不同。50公里竞走在30公里之后才展示出竞走最独特的内涵。“我们抹杀了比赛对于真正耐久力的考验以及一些戏剧性。”

  纵观竞走运动历史,其实如今争议的核心50公里才是竞走项目最具历史与传统的比赛项目。从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始,男子50公里竞走一直都是正式的奥运会比赛项目,而男子20公里竞走要到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才正式入围。

  对于50公里竞走,速度不是绝对的能力,其技术动作需要更加稳定舒展,更加符合竞走的核心定义。由于距离长,时间久,对人体持久的耐受力与心理考验异常苛刻,对局面的判断,对自我的把握,都使比赛过程充满悬念。在很多内行来看,这是竞走项目魅力与内涵体现最充分的项目。

  中国田径迎接挑战

  竞走项目发生变革,受到影响最大的正是中国田径军团。

  竞走是中国田径的王牌项目。在中国田径历史上的8枚奥运金牌中,有多达5枚出自竞走项目。而近年来,中国田协也早早明确了大力发展以竞走为核心的优势项目战略。在此前的两个奥运周期中,中国田径军团涌现出陈定、王镇、刘虹和杨家玉等诸多世界冠军。

  在体育比赛中,几乎所有项目的规则都不是一成不变的。题目形式可以千变万化,但知识水平始终是分数的决定性因素。在竞走这道“考题”上,中国选手的应变能力并不差。2017年,女子50公里项目第一次出现在田径世锦赛上,中国选手便拿下1银1铜的好成绩,仅过了1年,梁瑞就把这个新项目的世界纪录收入账下。在本次国际田联竞走委员会的提案里,重点更多在于项目距离的改变,而对中国运动员的优势技术动作并无太多涉及。

  打铁还需自身硬,面对项目变革、规则调整等外部改变,运动员和教练员都必须早做准备。唯有不断提升自身实力,才能从容应对项目的各种变化。在核心竞争力不受波及的情况下,提升运动员自身实力、巩固完善选拔培养机制仍将是中国田径在变化来临之时的首要举措。(新民晚报记者 厉苒苒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