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88888  test  最长的  as) and 1=2#  狄更斯  asA=0  兵王传说

《奇葩说》遇中年危机:你还一期不落地看吗?

  “马东瘦了。”不久前爱奇艺悦享会上,马东出场时,台下媒体感叹。

  与马东身材一样缩水的,还有《奇葩说》的口碑。《奇葩说》第五季豆瓣评分7.1分;第四季评分7.8分;与此前第一季9.1分的评分相差甚远。这从侧面反映《奇葩说》开始呈现疲软之势。

  这档主打辩论的网综,如今走过了第五个年头,但自打第四季起,“中年危机”、“江郎才尽”的舆论就一直围绕着这档现象级网综。

  米未传媒自是感受到了这股危机的,所以在《奇葩说》第五季概念版宣传片里,“年过四季”的《奇葩说》化身为一名病入膏肓的患者,虚弱地躺在病床上,被医生陆续诊断出“IP老化”、“抱团”等各类病症。在宣传片下方,身为米未传媒CEO的马东留下了这样一段评论:“奇葩说还做不做?这是一个问题……”

  《奇葩说》第五季还是做了。近期,米未COO牟頔接受《三声》采访时提到,立项时,给团队只定了一项KPI,就是要有第六季,表现出了团队对于节目本身强烈的“求生欲”。

  《奇葩说》为什么没那么好看了?

  《奇葩说》第五季上热搜,源于选手间的“开撕”。董靖和傅首尔的“化妆间事件”,让外界纷纷猜测选手们除了台上掐,台下可能也是真撕的。这一事件,最为严重的影响是观众们开始连带着怀疑《奇葩说》选手们的人设。台上他们强调人生正能量,台下面对生活的一地鸡毛,也无非是一脸狰狞。

  不光如此,此事件更连带出老奇葩排挤新奇葩的说法。有网友声称,正是因为马薇薇等老奇葩曾抱团“手撕”姜思达,以致于第五季里姜思达并未出现。

  如此这般,当选手们在台上声情并茂地用严谨的逻辑和绝伦的金句给观众灌“鸡汤”时,想起种种热搜,观众们也是要在心里画个问号的,甚至不免感叹,名利面前大家都是普通人。

  《奇葩说》的求生欲最为明显地表现在了第五季的节目赛制、规则、新奇葩、新加入的导师上,但观众对于米未的“用心”并不买账。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:“太疲了,缺乏创新。”他认为,《奇葩说》现有赛制、规则改变,从本质上来看,谈上不上创新。“辩题只符合当下,不具备长远意义。”

  另外,这一季的“奇葩”也和第一季的“奇葩”大相径庭,有点“变味”。第一季的“奇葩”们给观众的印象是,特立独行,彪悍生猛,敢言人之不敢言,为少数派发声。而这一季的“奇葩”,有自媒体形容,属于嘶吼式的辩论,撒泼式的表演,内容毫无逻辑缺乏营养,成了吐槽的重灾区。

  说到底,“辩论界”人群本就不是一个大基数群体,还需要有一定的电视表现能力和“奇葩”标签,这就少之又少了。“好像中国有意思、能辩论的人都被我们挖光了。”《奇葩说》制作人李楠楠在一次采访中坦言。

  《奇葩说》一季又一季地寻找“奇葩”,天花板实属有限。比如,这一届不少选手,确实符合“奇葩”标签,但在这档辩论节目里,他们的表现离言之有物、发人深省还相去甚远。

  经历过《奇葩大会》第二季下架事件后,在政策监管下,《奇葩说》第五季也越来越谨慎。从一档综艺节目,日益成为了一档“特别正确”的辩论节目。选手们的发言从最初不按套路出牌的“野路子”,变成了现如今的纯“鸡汤”。

  最明显的例子是肖骁。他在第四季的时候说过:“我刚到《奇葩说》的时候,我觉得我鹤立鸡群。大家叫我少奶奶,大家叫我蛇精男。我瞧不上马薇薇,我觉得黄执中好多废话,我是第一季唯一听不进去他说一个字的那个人。那个时候我觉得我鹤立鸡群,慢慢地,《奇葩说》变成了一个辩论节目。我为了留在《奇葩说》,我走进了辩论。这个时候,我发现我不是鹤立鸡群,我是走进鹤群的那只鸡。”

  选手的变化,自是节目内容本身的变化。在黄执中、马薇薇、邱晨这样的专业辩手,通过专业能力俘获观众的时候,其他选手也会根据观众的反应去摸清辩论的套路和观众的喜好。于是,我们看到了《奇葩说》后来的选手们如出一辙地展现着同一个模板:观点+段子+金句。

  第五季老奇葩会给新奇葩传授辩论技巧,战略战术,帮助他们梳理逻辑,提出修改意见。那些一张白纸的选手会被雕琢成观众喜爱的样子推到台前。可成熟的套路遮掉的不只是选手的个人色彩,也包括节目最初强调的“锋芒”。

  当一档“严肃的辩论节目”真的变成一档严肃的辩论节目之时,自然就没劲了。

马薇薇。来源:《奇葩说》第一季视频截图

  马薇薇。来源:《奇葩说》第一季视频截图

  《奇葩说》的商业价值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