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88888  asA=0  兵王传说  最长的  as) and 1=2#  狄更斯

从年报一个不起眼小数据,探寻建行“数字化”大乾坤

  日前,中国建设银行公布2019年年度报告。对于一家大行来说,笔酣墨饱的年报必然是干货满满,比如说,总资产多少万亿、净利润每年赚他多少千个“小目标”,不良率降低多少等等,似乎都不是新鲜事。

  显然,评价一家大型银行的未来“钱景”,当然不能仅仅看每天能赚取多少个“小目标”,而在于数据背后能否反映出大行对于未来的前瞻布局,这对于资本市场意味着最能支撑市值的可持续盈利能力。

  那么,对于一家大行来说,最重要的前瞻性布局是什么?其实,这个问题由来已久,就是近几年发展最为迅猛的金融科技与金融业融合而成的新金融。

  所谓的新金融,就是以数据为关键生产要素、以科技为核心生产工具、以平台生态为主要生产方式的现代金融供给服务体系。毫无疑问,我们正处在数字化技术革命与金融行业变化的交汇点,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5G、物联网等数字化技术正在重塑银行业的逻辑,例如消弭信息不对称、优化供需两侧的匹配,从而使得金融中介的效率提升、成本降低,这既是传统银行的巨大挑战,也是远比吃利差更广阔的发展机遇。毫无疑问,数字经济将给金融业带来最大变革。

  新金融具有智能化、普惠化、无界化等特征,智能化与普惠化不难理解,而无界化就是传统银行业务边界融合,例如,建行以前专注于重点建设项目,而现在提的更多的是金融赋能社会,这也是建行做了很多看似与金融无关的事情,例如建行智慧政务平台和智慧社区管理平台等。

  正是因为此,我更愿意从建行年报中探寻“数字化经营能力”那些新鲜事。

从年报一个不起眼小数据,探寻建行“数字化”大乾坤

  (一)年报中一个不起眼的数据却隐藏着大乾坤

  金融业是一个比农业还古老的行业,每一次技术进步都推动着金融业的变革。从自动柜员机问世到无人银行的出现,现代科技与金融业的每一次结合都会产生金融创新的巨大推动力。

  正如现代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来源于技术进步,金融业同样离不开技术进步所带来的金融创新。大到一个国家,小到一家企业,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和引领科技未来的创新能力,就无法把握未来发展的主动权。换句话来说,对于建行这样的大行来说,未来发展主动权来源于能否掌握金融科技主动权,即数字经济时代背景下,一家传统大银行的数字化经营能力。

  创新经济学经过大量的统计发现,技术进步与技术投入有着十分紧密的正向关系。因此,技术投入往往是衡量一个国家地区、企业技术创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国际资本市场对于谷歌、亚马逊等企业,也十分关注其技术投入,甚至比是否盈利更为重要。

  新金融显然不会是天下掉下来的馅饼,必然要真金白银地在金融科技上进行大投入。金融科技及普惠金融早已经成为建行的重要战略之一,实际上金融科技作为金融业的底层技术,其实是全面融入了建行的三个能力建设(重点聚焦增强服务国家建设、防范金融风险、参与国际竞争能力),和三大战略(住房租赁、普惠金融、金融科技战略)。

  因此,在建行2019年财报所有数据中,有个花钱的数据并不算起眼,但它甚至比营收7056.29亿元,增速7.09%;净利润2692.22亿元等核心财务指标更能引起我的兴趣。这个数据就是,年报显示2019年建行新增金融科技投入176.33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2.5%,投入规模位居五大行之首。

从年报一个不起眼小数据,探寻建行“数字化”大乾坤

  (二)金融科技投入只是花钱买未来吗?

  这是花钱买未来。金融科技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,已经不是该不该投的问题,而是投入多少怎么投入的问题,事实上已经成为各大商业银行重点投入的领域。

  其实,要硬说金融科技只是花钱买未来也不全对,更是着眼于当下。在建行年报中,并没有说这笔176.33亿元的金融科技投入是否对今天产生了收益以及产生了多少收益。

  金融科技投入只是花钱买未来吗?让我们从年报中披露的一些数据来窥视其中的一些端倪吧: 年报中称,个人手机银行用户3.51亿户,较上年增加4,121万户,增幅13.31%,交易量173.17亿笔,交易额58.93万亿元,值得一提的是,电子银行账务性交易量占全行比重达94.77%,基金、理财、保险、个人快贷授信金额等服务大多都是通过手机银行完成,手机银行流量优势正在为建行的零售业务打下坚实基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